律师文集logo

刘峰律师:18613049494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律师文章 >> 正文

刘峰律师:这样的毒贩,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时间:2020-3-10 17:14:38阅读量:

 

刘峰律师:这样的毒贩,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遇到一个这样的案件。罪犯是一个毒贩。因贩卖了两三公斤****被抓获,并最终被判处死刑。

我得以在看守所见到他。我先是问他这样一个问题:你贩卖毒品,一公斤能赚多少钱?他回答说:两万块钱不到。纯到手的一万多。我又接着问:你在做之前,是否了解过这方面的法律规定。贩卖一公斤基本上都是死刑,连死缓的机会都很小。他说,知道。

当然,知道事情后果很严重,和不去做,没有必然关系。尤其是中间有一个被查获的可能性。很多罪犯,之所以铤而走险,往往并不是不知道一旦被查获后果会很严重,而是他们自信于中间被查获的这一环节。他可能认为自己足够聪明,过于自信不会案发。而且大多数犯罪都是这个情况。

于是我接着问他:你当时做之前,是不是认为未必会被抓获?他说,有这种想法,但很轻微。他知道自己随时可能会被抓获。

我感到很好奇。这种不计后果,要么是亡命徒,要么另有他因。于是我紧接着问:这么说,你是亡命徒,做事不计后果?他说,不是。我越发好奇了。追问他道:那是几万块钱对你来说有那么大的诱惑力?能和你的命相比?

他沉思了一下,回我说:是的。但说诱惑力,不如说,我需要这个钱。与其说它能和我的命相比,不如说,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这几万块钱。

我有点不太能理解,让他说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两眼泛出了泪光,然后对我说了下面一段话:

他告诉我,他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自幼丧父。是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带大。家境贫寒。母亲几年前被查出癌症,目前已经晚期,活不了几天了,他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母亲去世前带她在国内各地走一走。看一看祖国大好河山。也就是他被抓起来不久,母亲便去世了,他连奔丧都不可能。

我很是触动。一下子分不清这到底是个毒贩还是孝子,或者二者兼是。我觉得很哽咽,不知道该继续跟他说什么,但又觉得还是有话想说。我冷静了一下,接着问他:

经济条件就那么差吗?即便那么差,你也可以向亲戚朋友借一借,日后再还,人生的路还那么长,犯的着拿一条命去换吗?再说,毒品犯罪不要说中国,全球都不容,可见其危害性有多大。还有,你觉得这种想法和做法,是尽孝吗?你是孝子吗?你母亲不是更伤心吗?你不是更为不孝吗?

他听后微笑了一下,说,大道理我都懂。如果有任何人能帮我,肯借这个钱给我,我也不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相反,母亲多年的疾病,早已让亲戚躲,朋友避,还借钱?我甚至想过去卖血、卖肝,卖肾,但我都找不到能卖的地方。我不想说自己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更不再去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我。除此之外,我一辈子都未做过一件犯罪的事。我只知道,这不是我的冲动,这是我想了很久,才下定决心做的。

我一时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好。只是不断在脑子里盘算一个问题:他,到底是一个坏人还是好人?每个人又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很多人说,都犯罪了,而且还是毒贩,还怎么是好人?也就是说,犯罪,就是坏人。所以,在这些人眼里,像律师,就是为坏人说话,为坏人开脱的人。一样也是坏人。我不同意。太多罪犯,你会觉得他确实就是一个好人。而又有非常多的人,他们没犯过罪,但你会觉得他们真的坏到骨子里去了。

我们会发现,当我们用一个人的某个行为去判断一个人的善恶时,我们已经犯了严重的错误。更何况,再坏的人都可能干过好事,再好的人,也可能干过坏事。如果一个好人,干了一件或几件坏事,他就是坏人吗?如果一个坏人,干了一件甚至很多件好事,他就是好人吗?有人说,要看干好事和坏事的数量,经常干好事的就是好人,经常干坏事的就是坏人?好,还是坏,真可以通过数量来确立标准吗?

那么,如果一个人的善恶,不是通过一个人的行为去判断,那又能靠什么呢?而好事、坏事的标准,又是什么呢?法律吗?可是,不同国家有不同法律规定,同一个行为,在一个国家可能是犯罪,而在另一个国家则可能是不违法的。甚至同一个国家,今天是犯罪,明天又是合法的。这又意味着,好坏是一个国家说了算的吗? 而法律,就是善的标准吗?每个国家的法律均不一样,善也就存在多重标准?如果法律就是善的标准,为何还有恶法一说?这背后又隐含了法律和道德的关系。既然法律就是善恶的标准,为何还有道德的领域?这说明二者并不完全是一个东西,甚至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甚至追根究底,也就是说,好坏没有什么绝对的标准。因一国一地一时在发生变化?那最后不就是虚无主义吗?即没有好坏。一切都是临时的、可变的?那既然如此,为何我们常常会信誓旦旦,或咬牙切齿地认定一件事情,好,还是坏?好事坏事已经如此,好人和坏人不更麻烦?何止是麻烦,细想岂不是恐怖吗?恐怖在于,你好好一个人,明天就可能会被当成坏人;你好好一个人,换个地方你就可能是坏人。

这样的问题,也是苏格拉底经常向世人提起的。最后,但凡对人类的理智还有点责任感的人,都将会承认,自己曾经的坚定,不过是可笑的肤浅和愚昧。

看起来,我们自以为可以很清楚善恶的标准,可是实际上,我们连面对这么样一个具体的事和人,对其做出善恶判断都极其困难。

先不说,好事和坏事,好人和坏人真正的标准究竟在哪里。直到今天,我还常常在内心想起这个毒贩,并寻思,如果有人让我评价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那我到底应该说他是个好人呢,还是个坏人呢?

 



更多相关内容阅读:




最新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