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书中心 >> 诉讼法律文书 >> 刑事 >> 正文
刑事申诉状范本
2017-2-26 16:00:46
浏览: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正文:

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张某坤,男,196253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党员,1999年至2011年任四会市XX镇副镇长,20118月至2017年任四会XXX副主任。住址:四会市XXXXX

申诉人因被四会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起诉至四会市法院,并由四会市法院于2016620以(2015)肇四法刑初字第315号刑事判决书以贪污罪判处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申诉人不服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向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肇庆市中级法院于20161229以(2016)粤12刑终207号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申诉人因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和二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枉法裁判,不服上述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依法提出申诉。

 

申诉请求事项:

  1、撤销四会市法院(2015)肇四法刑初字第315号刑事判决书、肇庆市中级法院(2016)粤12刑终207号刑事裁定书。

  2、对本案予以再审,并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与理由:

 

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和二审裁定对申诉人犯贪污罪的判决是在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以及违背事实、严重剥夺申诉人和辩护人的权利的情况下做出的,属枉法裁判。

 

 

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复制了起诉书的指控描述,认为申诉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明知自家猪场不符合2009年生猪调出大县奖励奖金申请条件,利用自己时任四会市黄田镇副镇长,负责主持该项奖励资金评选和发放工作的职权,授意下属四会市黄田镇畜牧站的工作人员以虚假的志明猪场申请材料申请奖金,从而成功骗取奖金4万元”,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的上述描述,除了申诉人的身份职务情形外,其他均不属实,更不存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其一、申诉人“自家猪场”之认定的荒谬:当时申请奖金时,猪场是巢志明的,与申诉人毫无关系。

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都指鹿为马地认为,申诉人“明知自家猪场不符合奖金申领条件而申领奖金”,而事实是,201012月申领奖金(即针对2009年那一批养猪户的奖励)时,该猪场是巢志明一个人的,与申诉人申诉人及其家人没有任何关系。申诉人妻子罗火娣是在20102月才开始入伙巢志明猪场。关于这一点,不管是证人罗火娣还是证人巢志明均可以并主动要求出庭说明情况,而辩护人也向一、二审法庭提出证人出庭要求,但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无动于衷,生硬剥夺申诉人、证人和辩护人的权利。

 

其二、申诉人“利用职权”之认定的荒谬:在巢志明猪场奖金审批上,申诉人根本没有动用任何职权。

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都颠倒黑白地认为,申诉人“在巢志明申领4万元养猪奖金这个事情上动用了职权”,即奖金审批权,而事实是,申诉人申诉人从来没有在巢志明的奖金申领表上签字,而且更没有在许小明安排许世海盗用申诉人名义其他一共15份表格上签字。在被盗用、冒用名义的情况下,申诉人自己也是受害人

   在巢志明申领奖金这个事情上,整个过程,申诉人的行为只不过是帮助巢志明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并受巢志明委托为其办理了银行账户,而这两项帮助行为,只是因为巢志明和申诉人的亲属关系,而且巢志明长期在广州不便于亲自办理,申诉人才提供的帮助。但这性质根本上是基于生活便利的帮助,与作为副镇长的职权毫无半点关系。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并没有认为申诉人亲自在申请表上签字,而是认定“授意”下属许小明以自己的名义签字。但问题正在这里!因为这一认定同样是荒谬绝伦的。尤其是与案件有关的相关表格书证说明了这一点。(具体见后)

 

其三、申诉人“授意下属许小明”之认定的荒谬:是许小明泼污申诉人,也是一审司法机关强盗逻辑和野蛮逻辑造就了这一认定。

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都血口喷人地认为,申诉人“授意下属畜牧站站长许小明,通过做齐并提交虚假的申请材料,并实际上获得了奖金”,而事实是,许小明既非申诉人的下属(畜牧站业务是垂直领导,镇畜牧站受市畜牧站直接领导),而包括巢志明在内的15份奖金申请表上的审批人“申诉人”的签名都是在申诉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许小明安排其手下许世海所做的。而许世海何时、如何在许小明的安排下签下一共15份的奖金审批表,申诉人完全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但,由于申诉人违心签署的“认罪笔录”和许小明对申诉人的“指认笔录”中有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上述认定的线索或嫌疑,也正是在这一点上,起诉书和一审法院便浑水摸鱼、血口喷人地让强盗逻辑和野蛮逻辑有了施展的空间。但申诉人必须向贵院申明的是:

1、申诉人在整个检察院对申诉人所有的、全部的审讯过程中,没有一次做出过和“认罪笔录”一致的“授意许小明”诸如此类的供述。书面笔录和审讯录像的对话内容在这一点上完全是不一致的。一审、二审庭审,申诉人的辩护律师已经向法庭提交了全部的审讯录像文字版,并在关键处都做了批注说明。申诉人在与实际审讯内容不一致的笔录上的签字,都是检察院威胁、恐吓、恐骗、指供以及本人无知(即不知其严重性)的情况下违心做出的。关于这一点,二审法院认为,“申诉人的视频供述与书面笔录意思大致相同,且申诉人在笔录中以手写形式作了多处修改并签名确认,可见,书面笔录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完全违背事实,违反法律,强词夺理,胡乱认定。事实是,视频供述不但与书面笔录大相径庭截然相反,而申诉人书面修改的部分完全与视频和笔录的相悖无关。同时,法律明确规定,视频内容与书面笔录内容相悖的,应以视频内容为准。

2、即便是被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视为定申诉人罪的神明的许小明的笔录从没有明确申诉人授意过、安排过其在奖金申请、审批上做什么和不做什么。其笔录中与申诉人有关的陈述,全部都是其自己猜测和主观推断的描述,比如“我想可能”、“我推断”等诸如此类的情况。而《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猜测、推断性证言,不得作为证据使用。但一审、二审法院完全无视这一点进行枉法裁判。

3、许世海作为冒用、盗用申诉人名义签字的直接行为人,其证词明确陈述了是许小明安排其做的,而不是申诉人安排许小明或者申诉人安排许世海做的。也就是说,徐世海明确了他的行为和申诉人无关。

4、既然许小明的证言、申诉人签字的询问和讯问笔录中部分“认罪笔录”,在起诉书和一审和二审法院看来是关键,为进一步真正弄清事实,申诉人委托辩护律师向作为二审法院的贵院提出要求许小明出庭作证书面申请,以及申请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二审法院完全无视申诉人和辩护人的这一权利,根本不向证人确认以及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径直通过浑水摸鱼,遮遮掩掩,不负责任地进行枉法裁判。

 

其四、申诉人“成功骗取”奖金4万元之认定的荒谬:4万元不但与申诉人无关,而且全部是巢志明所获取的。申诉人并没有占有一分钱。

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都张冠李戴地认为,申诉人“成功骗得了4万元养猪奖金”,而事实是,先不说申诉人与该4万元奖金根本无关,先不说申领奖金的是巢志明,而且全部奖金都是由巢志明获取并归巢志明所有的。申诉人并没有占有一分钱。关于此,证人巢志明和罗火娣一审主动要求上庭作证,而一审法庭以“已做过笔录”为由当庭口头予以了驳回。申诉人要求二审接受该二证人主动要求到庭作证,一样被置之不理。严重剥夺了证人出庭作证的权利。

 

其五、申诉人“明知自家猪场不符合奖金申请条件”之认定的荒谬:当时的巢志明猪场是符合申领条件的。

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都是非不分地认为,申诉人“明知自家猪场不符合奖金申领条件”,而事实是,巢志明猪场既不是申诉人自家猪场,而且也不能说明巢志明猪场不符合奖金申领条件。因为,当时是畜牧站、农办的人前后两次去巢志明猪场现场踏察,实地核查,清点验收,以确定是否符合申报条件。并由畜牧站、镇政府、农业办盖上公章确定是否符合条件。而这些与申诉人八杆子够不着、一点关系没有的事,全部被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是非不分地按在了申诉人头上。这已经不仅仅是误解和偏见,而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强盗逻辑和野蛮逻辑。

 

其六、案件涉及的四份表和两份发票,已经明确了此案与申诉人无关,但一、二审法院故意对此视而不见。

四份表——分别是:【四会市2009年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申请审批表】、【四会市2009年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申报场(户)汇总表】、【四会市财政支农专项资金报账制实地核查表】、【四会市财政农业专项资金报账支出明细表】,以及两份发票——分别是国税发票和地税发票。申诉人将其统称为四份表和两份发票。即便不从其他理由,单纯就该“四份表和两份发票”分析和判断,就可以说明公诉机关的指控和一审判决、二审裁定是错误的。因为四份表和两份发票”是对申诉人不可能利用职权介入巢志明猪场奖金事项的强有力的说明。

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第1份表:【四会市2009年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申请审批表】。

该表是巢志明猪场的奖励资金申请审批表,上面有负责人审批的审核意见栏、市畜牧局的审批意见栏。并分别由黄田镇政府、四会市畜牧局加盖公章确认。这份表是任何一户养猪户申领奖励资金必须的手续材料之一。就15户的该份表而言:对于该表上的“申诉人”字样的签字和相关公章的情况,有相关针对性的证据可以澄清事实情况。所谓的针对性,就是说这些证据明确指向和涉及该分表。分别是:

1、和许小明勾结在一起的许世海证言明确:是许小明亲自交代他盗签、冒签本人名字,和申诉人无关。具体是:

许世海说:“我记得在巢志明申领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过程中,许小明曾让我在巢志明的申请审批表“镇(街道)审核意见栏”上代张某坤签署意见。跟我说:‘你字写得漂亮,帮我在《四会市2009年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申请审批表》镇(街道)审核意见栏上签个字吧。于是我就按许小明意思在他交给我的一叠申请审批表“镇(街道)审核意见”一栏签了“同意呈送市局审批”字样并签上“张某坤”名字”。(许世海《询问笔录》第78页)

同时,该表上的“申诉人”签字为许小明等冒签、盗签一事实,连办案人员都是知道的。这可以从办案人员对许小明的审讯录像予以显示:

检察员钟柳峰问:“那些申请资料都是你们自己填的啊!畜牧站自己去批的啊!你自己代张某坤签名的啊!那些审批资料是你们自己签的?”(见2015612审讯录像21页)

另外,钟柳峰接着说:“边个交给你,边个打电话通知你的,你就写上去,上述汇总表,是我依照张某坤交给我的15份资料申请。”这是极为明显的办案人员诱供、指供的栽赃陷害性质的滥用职权。

针对这份表,上诉人申诉人对利用其名义冒签、盗签该份表的情况一无所知。许世海却明确了该表上“申诉人”的签名的前因后果。另外,关于许世海盗签、冒签上诉人名字的事,201515四会市检察院办案人员钟柳峰亲口同上诉人说,上诉人才知道的。

 

2、负责盖章的黄田镇党政办副主任罗洪昌的证言明确:是许小明拿来党政办盖章的,和申诉人无关。具体是:

当办案人员问罗洪昌该份表的盖章情况时,罗洪昌说:“应该是许小明拿来党政办盖章的。 (罗洪昌《询问笔录》第68页)

针对这份表,这两份证言共同明确了:不管是签字之事、还是盖章之事,均和申诉人无关,而完全是许世海、许小明的行为。完全与申诉人的职权无关。

 

第二,第2份表,【四会市2009年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申报场(户)汇总表】

该表是对经过踏查、清点、核实出栏量等申请养猪户猪场情况的一个汇总,并由黄田镇政府、四会市畜牧局加盖公章确认。该份表同样涉及到申诉人名字被盗签和盖章问题。而有相关针对性的证据可以澄清事实情况。分别是:

1、许小明证言:许小明自己明确共15户表上面的“申诉人”的名字是在他自己签的。

2、    这份表的盖章,负责盖章的黄田镇党政办副主任罗洪昌的证言,也和第一份表一样明确:是许小明拿来党政办盖章的,和申诉人无关

3、    另外,针对该表,办案人员钟柳峰、陈烨根本上是通过诱导、用发火的态度威胁许小明做出“是张某坤交代他这样做的”。(见2015612审讯录像2122页)

针对这份表,这两份证言和一项事实(即非法取证)共同明确了:不管是签字之事、还是盖章之事,均和申诉人无关,而完全是许小明的行为。完全与申诉人的职权无关。而且,许小明的“咬”申诉人的事绝大程度上是由办案人员的非法取证产生的。

 

第三,第34份表。【四会市财政支农专项资金报账制实地核查表】、【四会市财政农业专项资金报账支出明细表】。

该两份表(共15户),该两份表负责人栏里的签字是“冼华成”,冼华成不存在被冒签、盗签,而且当时确实是冼华成代替了申诉人并成了审批权人。这两份表显示当时的负责人情况共同澄清一个事实:15户的奖金申请事项是在申诉人完全调离之后的事,申诉人当时根本没有任何的职权,当时的负责人是冼华成。那么,对申诉人,没有职权何来利用职权?

   在这里,既然申诉人当时已不是负责该项工作的人,负责盖章的人应该知道上诉人当时已经不是该事项的负责人这一事实,却对上诉人被作为负责人被别人盗签、冒签名字,为何不核查,或拒绝盖章?申诉人认为,这很可能盖章的人和许小明之间有非法利益关系。而尤为关键的是,对这一明显的、对弄清案情有重要帮助的情况——即负责盖章的人公章使用规程是怎样的?为何对不是真正负责人冼华成签字而是“申诉人”签字字样的该两份表格进行盖章?检察机关为何不去弄清到底怎么回事?

第四,两份发票。

除了四份表,最后,还有国税、地税发票每一户各一张,包括本案涉及的巢志明的,上面都是负责人“冼华成”签字,更加明确了当时的负责人不是申诉人,而是冼华成。申诉人对包括涉案的巢志明在内的该15户奖金申领没有任何职权。对一个并不拥有职权的人,“哐当”扣上一顶“利用职权”帽子,岂不可笑?

 

 

上述六点,申诉人已经予以说明和厘清。申诉人必须申明,起诉书和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是不负责任的司法权力嚣张和司法权力流氓的行为,是对本来以主持社会公正、保持社会清明的司法权本性的彻头彻尾的亵渎和蹂躏!是司法机关对申诉人人权的无视,对自身责任,对司法道德和法律的无视,是典型的枉法裁判。这一枉法裁判的案件,申诉人已向各级人大、检察机关、纪检机关多次反映,也导致申诉人及家庭种种灾难的发生。此案一日无公正处理, 申诉人一日不会停止为这一案件的公正和真相斗争。

 

 

综上,申诉人请贵院,查实本案的真实情况,撤销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依法再审,判决申诉人无罪。

 

此致

广东省高级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张某坤

 

2017226

 


·刑事申诉状范本 (2017-2-26)

 
联系地址:中国 .广州市 白云区 机场路1630号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 联系电话 :020 -3775 4695 电子邮箱:WeiYangLaw@163.com
Copyright © 2017 WeiYangLaw.Com 未央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